浙江海宁腐败窝案、之案中有案许金水,沈建伟,陈忠,陈国胜等犯罪团伙,篡改借据,虚构了450万元的借款合同 转载

2018-04-12 来源:转载网络

来源链接:http://www.chinameg.org/List.asp?ID=4012

    核心提示:《海宁贺国兴反腐专栏》浙江海宁系列腐败窝案、、案中有案之,许金水,沈建伟,陈忠,陈国胜等犯罪团伙,篡改借据,虚构了450万元的借款合同,因有保护伞,涉及刑事犯罪至今逍遥法外,余杭区人民法院对特别巨大虚假诉讼诈骗案 , 拒不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海宁市公安局经侦大队私放刑事犯罪分子,许金水,许华杰恶势力团伙背后的背后鲜为人知的恶劣行为和危害的严重性令人震惊,许金水,许华杰父子依仗着有背景靠山,纠集或雇佣社会闲散人员开设赌场、代人办事,请托捞人,放高利贷,提供赌资抽头,设局诱赌,坑骗熟人朋友,无底线的故意放高利贷给受害者,逼其先还利息,等受害者无能力归还时,采用法院平台,起诉受害者,暴力恐怖追讨债务,垄断土石方行业, 社会影响十分恶劣,其势力范围内对群众造成心理强制,形成重大社会影响,使群众安全感下降、利用有背景靠山,利用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包庇、纵容、帮助形成“保护伞”,称霸一方,我叫姚国富,男,1972年11月25日,海宁市许村镇景树村人,系(2012)杭余初字第689号特大虚假诉讼诈骗再审案件的受害人,余杭区人民法院对特别巨大虚假诉讼诈骗案 , 拒不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海宁市公安局经侦大队私放刑事犯罪分子的举报信,       [一]、(2012)杭余初字第689号案件事实     2011年1月26日,许金水跟我说他向陈国胜借款50万元,需要我帮忙担保一下,我答应了。当天上午许金水带着陈国胜司机陈忠,中间人沈建伟来找我签字。借条是由陈忠带过来的打印好的格式借条,出借人,金额,日期都是空白的,由沈建伟在金额部分空白处填写了汉字大写:伍拾万,之后我在伍拾万上按了手印,在担保人处签字按手印,签好后他们就走了。过了十几分钟,许金水打电话给我说让去我厂子附近的一个国良饭店,到了以后,许金水说刚才的借条写的不清楚,需要重新写,然后当我的面撕了,又拿出一张一样的空白借条,金额还是由沈建伟在空白处写了:伍拾万,当时我也注意到沈建伟把伍拾万靠后填写了一下,伍拾万前面留了多余的空白,日期也是空白,因为和许金水都是朋友,当时没有过多的去想,就在伍拾万上按了手印,在担保人处签字按手印,交给他们。过了一段时间,我问许金水钱还了没,他说早还了,之后就把这件事忘了。一直到了2012年4月,突然收到法院传票,说陈忠起诉了,让我承担担保责任450万借款及利息,我拿到起诉状和借条复印件才发现上面金额变成450万,伍拾万前面多了汉字肆佰,下面又多了阿拉伯数字4500000,我找到许金水,让他交代解释50万怎么变成450万,陈国胜借款怎么变成陈忠,许金水承认是陈国胜在借条上将借款人写成陈忠,金额都是沈建伟改写的,给我道了歉,说钱他已经还给陈国胜了,拿出还款打款凭证让我看,让我开庭不用去,不用参加诉讼,他会办好的,我一时也没有好的办法,既然钱已经还过了,问题也不大,就相信他了,没去参加诉讼。结果余杭法院一审中沈建伟故意没出庭作证,许金水败诉。上诉期间我再次追问是否提起上诉,许金水还是告诉我,放心,他已经办好上诉手续,上诉费他已经交了不用我操心,钱还过了,有凭证,二审肯定能打赢官司。结果上诉期15天过后,才知道许金水骗我故意不去交上诉费!这样判决生效,生效后陈忠申请执行,许金水无任何财产,将我的全部房产查封,目前已进入拍卖。后来我才知道许金水,陈国胜,陈忠,沈建伟一开始就刻意谋划骗取我提供担保。因为他们相互配合,一时没有好的办法,结案后,许金水也开始不承认串改借条的事,我手里没有任何证据,所以拖了下来。后来为了申诉,经过调查才知道, 陈忠串通许金水和沈建伟,篡改借据,虚构了450万元的借款合同后,并未实际交付任何款项,而是通过陈国胜提供的100万,在陈忠与许金水,沈建伟账户内五次周转,虚构了450万借款支付的事实,以本不存在、但貌似真实的借贷凭证为依据,以非法占有我的450万大额钱款为目的,提起诉讼,沈建伟故意不出庭作证,让许金水败诉,许金水故意不交诉讼费,导致一审判决直接生效,然后陈忠申请执行担保人的财产,就这样合谋诈骗我的450万财产成功。 图片1.png    [二]、陈国胜陈忠等人涉嫌诈骗罪名及证据材料     1,陈国胜陈忠等人涉嫌诈骗罪名陈国胜,陈忠和许金水串通,篡改借据,虚构了450万元的借款合同,通过陈国胜提供的100万,在陈忠与许金水,沈建伟账户内五次周转,虚构了450万借款支付的事实,以本不存在、但貌似真实的借贷凭证为依据,以非法占有姚国富450万大额钱款为目的,借用民事诉讼的手段和司法强制力,欺骗人民法院这一民事纠纷的裁判者,使人民法院对其提供的证据和事实信以为真并赖以做出违背事实真相的裁判,目前执行房产已经被拍卖,根据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浙江省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案件具体适用法律的指导意见》第六条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进行虚假诉讼,骗取公私财物的,按照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诈骗罪处理,陈国胜,陈忠的行为已构成诈骗罪。    2,证据材料  (1)借据:将50万篡改为450万的事实有借据为证,可以通过指纹司法鉴定证明,450万金额不是一次书写而成,同时沈建伟在自己出具的证明中承认篡改借条金额的事实。  (2)打款凭证:借款合同项下的450万元,并未实际交付的事实,由三个人之间的打款凭证为证。可以证明,通过陈国胜提供的100万,在陈忠与许金水,沈建伟账户内五次周转,虚构了450万借款支付的事实。    3,陈国胜陈忠等人涉利用虚假诉讼进行诈骗,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提供的举报材料可以确认有明显的犯罪事实,数额特别巨大,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符合《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条规定的立案条件,需要追究刑事责任。 图片2.png    [三]、本案应提起司法鉴定或移送公安侦查的必要    陈国胜陈忠制造的这起诉讼,均系恶意诉讼,目的在于通过诉讼诈骗,侵犯我的500多万的财产,对此诉讼诈骗行为,已涉嫌诈骗罪,犯罪嫌疑人的目的已经实现。    通过本案再审庭审可以查明的事实是本案中陈忠并未实际向许金水交付450万借款,其提供的打款交付凭证,是通过陈国胜提供的100万,在陈忠与许金水,沈建伟账户内五次周转,虚构了450万借款支付的事实,仅凭上述事实,即可以认定构成诈骗,由于沈建伟在质证庭审作证时欺骗法庭,刻意隐瞒,态度模糊,本案尚未未查明的是:是否沈建伟将借据金额50万篡改为450万的事实,在质证庭审中陈忠代理人坚持450万是一次书写而成,不存在先写50万,后加400万的事实。我主张的是先写50万,沈建伟后加400万的事实。在这种情形下鉴定无疑是最佳的查清事实的途径,合议庭却以举证期限届满而剥夺了申请鉴定申请权,为了查清事实,正确的做法是合议庭重新指定举证期限,从而有利于案件事实的查清,而不是简单的剥夺申请,掩盖案情。可以看得出陈忠对自己的诈骗行为心知肚明,所以害怕提交鉴定,极力反对。如果没有篡改借据,鉴定一下对其又没有什么损害,还可以澄清案件的事实。合议庭不是本着查明案件事实的态度,仅仅以举证期限理由剥夺我的权利,不对重要证据进行司法鉴定,明显偏袒陈忠。同时合议庭为查明案件事实,完全有权自行决定提起司法鉴定,合议庭不同意进行鉴定,那么发现犯罪线索后,应该将本案移送有侦查权的公安机关进一步查明事实,合议庭既不批准我的鉴定申请,又不行使法律赋予的调查取证职权,也不移送公安机关进行侦查,那么很难不让人怀疑,合议庭的审理本案的出发点是着眼于查明事实?还是掩盖案件事实,偏袒陈忠,替其掩盖500多万的特大诈骗犯罪事实,自愿充当保护伞,做陈国胜陈忠诈骗工具和帮凶? 图片3.png    [四]、诉讼诈骗行为入罪及法院移送公安侦查的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促进经济发展维护社会稳定的通知(法[2011]336号)》第七条要求:“对于以骗子取财物、逃废债务为目的实施虚假诉讼,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发现经济犯罪必须及时移送的通知》等明确:“…或者是经济纠纷案经审结后又发现有经济犯罪的,可只移送经济犯罪部分” ,这些系列的司法解释中均明确:1、“审理”是人民法院审查、处理案件的全部诉讼过程,包括受理、开庭审理、作出裁判以及执行;2、在这些过程中发现有刑事犯罪案件必须移送。    如此之多的法律规定和依据,法官为何视而不见,拒绝移送呢?不得不让人怀疑本案是否存在权钱交易,掩盖犯罪的黑幕。我曾到法院做过笔录,在庭审中也提出,请求将该案依法移送公安机关侦查,不让犯罪分子的阴谋得逞,也使我的后半生免于在近600万元恶债缠身的梦魇中度过。受这起恶意诉讼的影响,我财产查封,造成夫妻抱怨,银行不良记录,生意停顿。500多万的财产被诈骗,我绝不会忍气吞声,会坚持揭发到底,直到真相水落石出的那天。为此请求有关机关及领导督促余杭法院慎重对待我的要求本案移送公安机关侦查的合法请求。请求领导主持公道为我做主。 图片4.png    2013年上半年许金水在余杭区临平君临天下会所约请海宁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周大队长,同时约请了余杭区法院及检察院的人员,就怎样对陈忠,陈国胜案移交及办理问题由海宁经侦大队主办进行了沟通等,由许金水向海宁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案,声称陈忠,陈国胜涉嫌虚假诉讼,经侦大队立案,经过二个月的调查核实,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陈忠等确实存在虚假诉讼,随后对陈忠被抓捕,并刑拘,在第八天的下午二点左右周大队长打电话给许金水告知陈忠己全部交待了事实,由于陈忠的交待,供出了背后主谋陈国胜,但因某省领导的干涉,最后陈忠被私放,海宁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涉嫌私放了犯罪嫌疑人陈忠。海宁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有关办案人员涉嫌私放犯罪嫌疑人违法违纪行为(当天在场人员有余杭区塘栖派出所苏所长,余杭区法院有二男一女,许金水,等共十多个人)     许金水和陈国胜,陈忠串通,篡改借据,虚构了450万元的借款合同,通过陈国胜提供的100万,在陈忠与许金水,沈建伟账户内五次周转,虚构了450万借款支付的事实,以本不存在、但貌似真实的借贷凭证为依据,以非法占有姚国富450万大额钱款为目的,借用民事诉讼的手段和司法强制力进行诈骗,许金水等犯罪团伙涉嫌诈骗、虚假诉讼犯罪。犯罪数额巨大、影响恶劣,请求依法移送公安机关刑事立案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陈国胜、陈忠等犯罪团伙利用同样或类似的欺骗手段,利用虚假诉讼诈骗他人钱财,还制造了2013余杭他塘商初字第675号一案(涉案金额300万元),2014余杭商初字293号一案金额(涉案金额700万元),2015余杭塘商初字第101号一案金额(涉案金额300万),2014余杭商初字第1367号一案(涉及金额560万) 图片5.png 海宁许金水实名举报省厅高官的黑幕和连环诈骗案中案          2013年5月23日许金水向浙江省纪委实名举报原嘉兴市纪委副书记,现任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冯志礼,越权干涉二千多万元的虚假诉讼案,此案涉及几千万的虚假诉讼控告,许金水报案声称陈国胜,陈忠涉嫌虚假诉讼,2013年5月初,许金水约请余杭区公检法人员,约请时任海宁市经侦大队的大队长,周大队长等人。在临平君临天下会所设宴招待他们,并达成共识,随后陈忠被抓捕,并刑拘,结果几天后许金水认为冯志礼以省领的身份干涉了此案,逼迫海宁市公安局放人。陈忠被无罪释放,这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利益博弈呢?再次来信要求纪检部门依法严肃查处,蹊跷的案情希望引起纪检机关领导的的高度重视,更大更惊人的黑幕还在后面,
  [1]反映的问题如下
  【1】如果冯领导没有违规违纪干涉此案,那么许金水实名举报省厅高官是诬告,应追究法律责任,
  【2】当时是陈忠涉嫌虚假诉讼证据确凿才被海宁公安刑拘的,那么怎么就可以如此轻易被释放? 是以什么理由释放?
  的?【3】海宁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周大队长是否存在违规违法办案,或是涉嫌私放疑犯?应核实查证,
  【4】此案到最后不了了之,总有一方要承担责任,国家的干部,党的执法部门,可以象玩游戏一样的玩耍吗?
  【5】这场闹剧还有案中案,案中还有案中案,如果依法公正查处,将是一个惊天大案,涉及人员众多,涉及范围广,     实名举报:(保护伞)许金夫:    被举报人:许金夫,男,1969年出生,系浙江省海宁市原市委常委,长安镇(高新区)党委书记许金夫“党政领导一把手”(现任嘉兴市公安局,纪检组长,正处级)涉嫌“徇私舞弊”充当保护伞,违反廉洁纪律、在管辖区内纵容袒护近亲属以权承包工程,侵占国有资产几千万,违法发放千万元贷款,非法组织赌博,现场放高利贷,抽头到利用影响力请托捞人,有组织涉黑恶势力,非法占用集体土地到非法占用耕地,违章违法建筑,一户多宅,非法偷倒建筑渣土等等.


还发布了